首 頁 >>最新播報
我們的同學謝永春(二)(組圖)
2019-04-22 17:19:12
作者:陳小英
瀏覽次數:
 
【字號
打印
【收藏】
E-mail推薦:
分享到:0
 

    在中紅網育英頻道登載了《我們的同學謝永春》及 謝永春同學的幾篇文章后,他的同學,同事發小們用各種方式,再次表達了對這位伙伴兒的追憶,他們說:只瀏覽了他的《水兵和知青》就深深感受到那如山般厚重的情愫和如水般涌流的才思,同學曾立說:很愛讀謝永春寫的文章,感情真摯,有感染力。希望讀到更多他的文章。我們再一次選出他的幾篇文章,續載,以此懷念這位同學。

    母親    謝永春

    今天是清明節。讓我想起了早已離世的母親。

    一提起母親,就觸到了我心中最敏感、最脆弱、最柔軟的部位。

    “母親”二字是我最不輕易提起或最不情愿常想的。說不清是敬畏還是愧疚。

    我亦曾有憶記母親的念頭,哪知落筆之處早已淚透紙背了,抽泣震顫傳至筆端的已是些無人識得的文字,終不成文。

    既或是要寫時,最不知從何處下筆,大有“拈不斷,理還亂”之意。

    母親是不好敘寫的,而是長久地、慢慢地感覺和感觸的。

    我是家中最大的孩子,是母親最好的幫手,同時也是最讓母親費心的孩子——不愛學習、調皮搗蛋。

    我就是那種經常被告知:“你媽喊你回家吃飯呢!”的孩子;我就是那種母親經常被老師叫到學校的孩子;我就是那種母親經常被告狀:“你家老大又惹禍了!”的孩子。因此,我從小沒少挨母親的揍,氣急了時打得還真疼。但當被父親痛打后,夜晚,母親邊用毛巾熱敷我的青腫處;邊默默地垂淚。

    母親常數落我:就像你這樣下去,早晚要被送到北大荒(當時,我父母的單位管著北大荒,是關押勞改犯的地方。也曾有過送頑劣孩子去北大荒的)。

    一語成讖,我到底還是去了北大荒。臨行時,是母親到車站送我的。我背向月臺的車窗站著,為的是怕看母親布滿淚水紅腫的雙眼。

    天冷了,來信囑我加衣被;

    炎夏季,寄言警我護胃腸;

    北大荒生活艱苦、伙食很差,我們肚子里都沒有什么油水。

    母親寄來兩瓶“紅燒豬肉罐頭”,我就著熱騰騰的饅頭,吃下了有生以來最香美的一餐飯。

    離開東北入學浙大,又郵上百余斤全國通用糧票鈔票,說是南方吃食多,補補北大荒缺失的營養;江南物多,花錢的地方也就多。身邊留余錢以備不時之需。

    而立之年,還為我婚事著急上火。

    一直認為母親永遠都是站立勞碌著的,然而,母親最終還是倒下了。

    在病床上彌留之際,人們問母親最想見誰,母親始終只是喊著要見我。

    挨母親揍的滋味早已退忘掉了,而母親一聲遠一聲近地喊我回家吃飯的聲音則常縈留耳際。不多說了,我的心已經亂了。我是母親生命的延續,保重自己也就是呵衛母親。

    母親,今夜夢里見吧!

中間為小學時的謝永春

    采蘑菇──北大荒記憶      謝永春

    古人云:“山得水而活、得草木而華、得云煙而靈秀?!?/P>

    完達山就是這樣的一座山。山中無數條溪水流下。山上覆蓋著厚厚的植被。山巒終年繚繞著薄霧。

    我們四隊位于臨近完達山的高坡上,與完達山相對而立,我們終日遙望完達山由春天的淡綠色到夏天的墨綠色,又到秋天的金黃色,再到冬天的紫黛色。完達山的近嶺遠峰一年四季色變淺深、彩轉寡多,使人目炫昏悠、神凝滯呆;令人浮想莫衷,遐思翩翩。

    夏天的到來給整個山嶺罩上了厚厚的綠色蓋子,蓋子下面隱藏了無數的秘密。這樣的山林對于我們這些在大城市長大的學生娃,充滿著巨大的誘惑力和莫名的神秘感。據說滿山都是松子兒、榛子、山梨、山葡萄等野果子,漫山遍野都有黃花菜,樹棵子里還生長著各種各樣的蘑菇和木耳?;褂脅幌擄俁嘀值拿笠┎?,如:人參、五味子、百合等。動物種類就更甭說了,有老虎、野豬、狗熊、狍子、馬鹿以及水獺、紫貂、水耗子等等”

    其中,對我們最具誘惑力的就是猴頭菇了。我們一到北大荒就聽到了許多關于它的事。這是一種外形似猴子頭的菌類植物。其新鮮時呈白色,干燥時變成褐色或淡棕色,從形色上看很像猴的腦袋,故而得名。是四大名菜(猴頭、熊掌、海參、魚翅)之一。野生猴頭菇多生長在柞樹干上,采集野生猴頭菇的人發現它有個非常奇特的生長規律:遙遙相對而生。也就是說,你看到一棵樹上有只猴頭菇,看清楚它的朝向,往相對的方向仔細看,在不遠處的樹上必定還能找到另一只猴頭菇,這個方法屢試不爽。另外,從樹干上摘下的猴頭菇貼著樹干的一面非常像猴子的臉,因而,也不枉叫它“猴頭”。

    68年收完小麥,一個雨后的星期天。一些老職工都背著背筐上山了,說是去采山貨。

    我們這些知青初到北大荒,沒上過山,也沒采過山貨,很是新鮮好奇。只是聽說滿山都是猴頭、蘑菇、木耳、松子兒和榛子,隨便采摘,半天功夫就能裝滿一背筐。

    于是,吃過午飯,我們也學著老職工的樣子,背上個背筐(每個人都自信采摘的山貨將裝滿背筐),還挎上了一只裝滿水的軍用水壺。除此之外沒再準備什么,也不知道應該準備什么,就憑著一股子新奇勁兒上山了。當然,我們都不認識上山的路,于是,請了一名農工班的小青年作向導(我忘了是誰,好像是連里老職工的孩子)為我們領路。

    我們一行七八個人沿著副畜隊旁邊小路進了山。

    一進山,馬上就被蚊子包圍了,打不過來也趕不走,把我們痛痛快快地咬了個夠。好在山里的蚊子咬后留下的包不大,一會兒就消了,同時也不癢了。

    山中的空氣充滿悶熱的濕氣以及青草樹葉的氣味。

    上山的路越走越窄,而且鋪滿了斷枝和落葉。道路的兩邊生長著各式各樣的植物,絕大多數我們都不認識。在年輕向導的指點下,我們認識了松、楊、柞 、椴、水曲柳、黃波羅等樹木以及榛子、黃花、沙參、五味子、野百合、山葡萄、野蒜等。然而,有時還是會將山葡萄與五味子、野蒜與野百合弄混淆。

    當我們看見第一個“猴頭”時,興奮地爬上樹采摘,馬上又在對面的樹上同樣的位置發現了另一個“猴頭”,并被爭著摘下。走了段路也摘了一些“猴頭”后,大家都很疲勞。之后再發現“猴頭”時,大家就開始相互客氣起來了,這個說:“你去摘吧?”那個說:“你去摘吧?”結果是,異口同聲地說:“算了吧!”然后就又繼續前行了。

    雨后各種菌類植物風長,其中木耳比較好采摘,它生長在倒伏腐爛的樹干上。另外,蘑菇也很多,但我們不敢亂采,采錯了有毒。我們只采椴蘑,這種蘑菇很好認,只長在椴樹上,是除猴頭菇外最好的蘑菇。

    倒是間或出現的野葡萄更吸引我們。這種紫色的小果實,吃起來味道有點酸酸的,頗受歡迎。

    到后來,木耳和蘑菇再好采摘,野葡萄再誘人,我們也不愿意采啦,實在是太累了。兩條腿已經有些不聽使喚,每走一步都十分吃力。

    大家正在艱難地行進時,前面不遠處發出巨大的響動,一個動物從樹上掉了下來。我們這些從城市來的都去過動物園,在短暫的慌亂之后,認出了這個動物是──熊,而且馬上就聯想起來到北大荒后聽得滿耳都是關于黑熊(當地俗稱黑瞎子)的故事,“黑瞎子!”大家異口同聲地叫出來。

    看來,即便是像狗熊這樣的動物也怕人。它聽到我們的叫聲后,立刻跑得沒影了。

    此地不能久留,得趕快離開。俗話說:“狼來啦,沒瘸子?!比歡?,我們之中有人卻走不動了──腿被黑瞎子嚇得軟了,根本邁不開步子。于是我們只得都停下來等他,正好大家都想休息一下。

    的確,其他人的腿雖然沒嚇軟,但也都累得夠嗆,渾身的衣服都濕透了,其中有疲勞的熱汗,也有剛剛嚇出的冷汗。不光累了,我們還餓了、渴了。我們帶的軍用水壺早已空了,這才想起不光應該帶水,還應該帶些吃的。我們的青年向導提議,不遠處有一個副畜隊的養蜂點,那里一定有可以吃的東西,最起碼有水喝。大家一致同意去看看。

    在副畜隊的養蜂點里有一個北京知青,是我們這伙人中一個的同學。于是我們受到了上賓的待遇:蜂蜜管夠、水更管夠。豈不知那蜂蜜是沒有脫過蜂蠟的(蜂蜜要運到山下才能脫蠟),吃起來直糊嘴。饑腸轆轆的我們顧不了那么多,狼吞虎咽地只顧填飽肚子,如豬八戒吃人參果──全然不覺滋味。倒是在又喝飽了水之后,再打了一串帶有蜂蠟蜜味的飽嗝時,才感覺到異于以往吃過的蜂蜜的味道。

    暮色降臨,霧靄彌漫在山間,從養蜂點可以直插到副畜隊,再穿過分場場部就是四隊了。

    我們悻悻然踏上歸途。

    這次進山的經歷,讓我們感覺到:大山是不可戰勝的。面對大山,我們卻是渺小的、軟弱的和愚笨的。

    我們把從山上采回的猴頭、蘑菇、木耳、黃花都用線穿成串,晾在屋檐下。其中的黃花沒等晾干就爛掉了,也許我們的方法不得當。本來我們是想把蘑菇和木耳以及猴頭,全都在探家時帶回家去的。

    天剛冷時,隊里殺了一頭牛,不知誰買了一些牛肉要燉著吃(食堂的飯菜沒油水,大家都饞得夠嗆)。有人提議,據說牛肉和猴頭燉在一起好吃。本來我們采的猴頭就不多,全都放進燉牛肉的鍋里了。

    于是,一鍋猴頭菇燉牛肉的美味就開始燉煮了。

    那時,我們住的宿舍都是前后屋的房子,前屋和后屋都有爐子。為了使知道的人少一些,燉肉的鍋就架在其中的一個小后屋的爐子上。但是,消息還是泄露出去了,各屋的知青紛紛前來探尋。

    這樣一來,全都亂了套。一會兒,這個要嘗嘗牛肉熟了沒有,一會兒,那個也要嘗嘗猴頭入味了沒有。不一會兒,鍋里的牛肉和猴頭就都被嘗光了。

    盡管如此,最后大家還是津津有味地把沒有牛肉和猴頭的牛肉猴頭湯喝光了。

    隨著時光的流逝,我們與完達山的接觸越來越頻繁了。上山伐木、上山打石頭、上山拉沙子、上山栽樹……上山成了我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內容。我們對完達山逐漸有了親近感和親切感。

    四十多年過去了。當年天天和完達山打交道時,不覺得怎么樣;如今遠離了完達山,卻經常想念完達山。惦記著完達山的模樣變了沒有?山上的樹木是否還像當年那樣茂盛?山里的野生動物多了嗎?山上生長的野果子和菌類植物還有人采擷嗎?……

    隨著歲月流逝,我們越來越渴望回歸到與完達山日夜相處的年月。

    隨著我們的年紀增長和身體衰老,能與完達山親近的機會越來越小了。

    在我們遺憾之情滿滿之時,越發對自己當年初上完達山的幼稚想法和膽怯的行為,感到羞恥。

    想當年,我們對完達山的一味索取,反思起來,愧對于完達山。

    近些年來,以“完達山”冠名的產品陸續出現,不斷地勾起我們對完達山的思念之情。

    經日彌久,思之彌深。

    也許我們再不能重上完達山了,但是完達山必定會永遠留存在我們的心里。遙遠的完達山──我們的完達山。

后排右一是去北大荒前的謝永春

    又是九月秋風起(上)    謝永春

    九月里,秋天來了。 

    秋天是怎么來的呢? 

    兒時聽老人們說,立秋那天子夜的時候,樹葉忽然一翻,秋天就到了。 

    一場秋雨過后,秋風起來了,吹的樹葉紛紛落下,葉落而歸根。天氣也漸漸地涼了。 

    有人說:“秋天的風都是從往年的秋天吹來的?!?nbsp;

    關于秋天,尤其是北京的秋天, 

    郁達夫說,“每年到了秋天,總要想起陶然亭的蘆花,釣魚臺的柳影,西山的蟲唱,玉泉的夜月,潭柘寺的鐘聲……” 

    老舍在《住的夢》中寫道: 

    “春天住在杭州,夏天住在青城山或是青島,冬天住在成都,而秋天,是一定要住在北平的。 

    天堂是什么樣子,我不曉得,但是從我的生活經驗去判斷,北平之秋便是天堂。論天氣,不冷不熱。論吃食,蘋果,梨,柿,棗,葡萄,都每樣有若干種。至于北平特產的小白梨與大白海棠,恐怕就是樂園中的禁果吧,連亞當與夏娃見了,也必滴下口水來!果子而外,羊肉正肥,高粱紅的螃蟹剛好下市,而良鄉的栗子也香聞十里。論花草,菊花種類之多,花式之奇,可以甲天下。西山有紅葉可見,北??梢曰淙緩苫ㄒ巡?,荷葉可還有一片清香。衣食住行,在北平的秋天,是沒有一項不使人滿意的?!?nbsp;

    有人曾過說:“中秋前后是北平最美麗的時候。天氣正好不冷不熱,晝夜的長短也劃分得平均。沒有冬季從蒙古吹來的黃風,也沒有伏天里挾著冰雹的暴雨。天是那么高,那么藍,那么亮,好象是含著笑告訴北平的人們:在這些天里,大自然是不會給你們什么威脅與損害的…… 

    街上的高攤與地攤和果店里,都陳列出只有北平人才能一一叫出名字來的水果。各種各樣的葡萄,各種各樣的梨,各種各樣的蘋果,已經叫人夠看夠聞夠吃的了,偏偏又加上那些又好看好聞好吃的北平特有的葫蘆形的大棗,清香甜脆的小白梨,象花紅那樣大的白海棠,還有只供聞香兒的海棠木瓜,與通體有金星的香檳子,再配上為拜月用的,貼著金紙條的枕形西瓜……可就使人顧不得只去享口福,而是已經辨不清哪一種香味更好聞,哪一種顏色更好看,微微的有些醉意了! 

    那些水果,無論是在店里或攤子上,又都擺列的那么好看,果皮上的白霜一點也沒蹭掉,而都被擺成放著香氣的立體的圖案畫,使人感到那些果販都是些藝術家,他們會使美的東西更美一些。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(責任編輯:cmsnews2007)
·上一篇:北京延安兒女聯誼會在京舉辦《與祖國同歌》大型音樂會(組圖)
·下一篇:無
·北京延安兒女聯誼會在京舉辦《與祖國同歌》大型音樂會(組圖)
·我們的同學謝永春(組圖)
·紀念中央醫院八十周年征文通知(圖)
·懷念同窗摯友——謹以此文表達對同窗摯友沐雨君的懷念之情(圖)
·懷念同窗摯友——謹以此文表達對同窗摯友沐雨君的懷念之情(圖)
·育英團拜會照片集錦(組圖)
·育英哺育我自信
·育英哺育我自信
·昔日同窗 友情彌堅 童年發小 攜手到老——記2019年育英同學會春節團拜活動(組圖)
·2019年育英同學會春節團拜會(組圖)
中直育英同學會版權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直育英同學會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金牌四相(阳光报)所有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直育英同學會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來信:[email protected]